?
您所在位置:首頁 > 職工藝苑
又是一年萱草花開
作者:陳蕊來源:隧道管理科時間:2019-01-01

  傍晚,夕陽的余暉柔柔地灑向大地,清風一縷縷撫過臉頰、發梢,帶著孩子在公園漫步,感受那份愜意的清涼。

  走著走著,一片金色的花海猝不及防地占領我的眼眶。目光輕柔地撫摸過那些小小的花朵,熟悉而陌生。這不正是開滿我童年記憶的黃花菜嗎?可怎么和記憶中的有些不一樣呢?我喃喃地說道。直到女兒用小手把我拉了好多下,才把穿越童年的我拉回了現實。真可謂是“記憶洶涌而來,卻是無功而返”。

  悻悻地逛完公園,一回到家,我便打開電腦,搜索黃花菜的照片,那也是在尋覓我的童年。一張張美麗動人的照片看得我眼花繚亂,向來喜歡素雅的我覺得這花開得太過于妖艷了。不禁心底升起了一分厭倦之意。正打算關電腦,看到一行寫萱草的詩詞:“萱草生堂階,游子行天涯;慈母依堂前,不見萱草花。”原來,萱草花是母親花啊!心中對此花頓時又肅然起敬。

  晚上九點,還無睡意。習慣性地拿起手機,自然而然地翻看到在公園拍的萱草花,配著孟郊的詩,發了一條朋友圈。剛一發,就有很多親朋點評關注。正準備回復,母親電話打過來,邀我帶著先生孩子周末回家,剛想借口推脫,母親說:“門前的黃花比你發的還好看呢,回來正好能吃新鮮的黃花菜”。面對母親那渴盼的聲音,我再也無法反駁推辭,在母親面前,我永遠是長不大的孩子。

  周六,母親早晨六點就打電話催促出發,比我設定的鬧鐘整整早了一小時。還依稀記得上學時,母親每天早上的催促,上班后,再次聽到母親的呼喚,那聲音,煩而不厭,雖逆耳卻是良言。離家好幾百米遠時,就看見在早霞里蹁躚起舞的萱草花了。那一簇簇美麗可人的花兒,菡萏般亭亭玉立,秋菊般孤標傲世,蘭花般幽香甜美,丁香般嬌嫩迷人。我忍不住再三打量,卻被母親喚著的乳名分了神,一轉身,剛好捕捉到母親期盼、喜悅及激動的眼神。

  飯桌上,美食琳瑯,一道炒鮮黃花菜深深勾起了大家的食欲,不僅色香味俱全,而且營養價值高、具有多種保健功能。飯后,坐在門前,一邊共話家常,一邊同賞萱花美景。門前的萱草確實比公園里的好看,前者靈動脫俗,像天宮的仙女,后者庸脂俗粉,似深閨的怨婦。大家暢所欲言,都在幫我探尋答案,就好像上學時,一道不會做的難題,親人都圍在身邊幫我解答。

  城市的萱草花,有的被寵溺在公園,有的被呵護在道路綠化帶,有專人松土、拔草,有專人施肥、澆水,還有噴水車專門噴水洗塵,多風光、多神氣啊!然而總覺得少了點什么,少了大自然那豁達、樸素的情懷和天然的野味,少了田野小草那頑強不屈的脾氣,而多了點嬌生慣養的嬌情。

  臨走時,我特意多看了一眼門前的萱草花。花兒依然挺直了身子,風中搖晃成揮別的手勢,忽然想起,母親今天曾說:“每朵黃花菜的花期只有一天,第二天就敗了”。每一次回家,歲月都無情地讓母親再一次變老,時光能慢點嗎?我不禁一陣酸楚,強忍著淚,告別了母親及親人,離開了家。

  剛上車,先生安慰我說:“古人北堂種植萱草,花開的時候,遠方的游子就回來了,一年一次。咱一兩個月就回來一次,別擔心啦!”

  我不住地點著頭,卻沒說話。因為,我覺得我做的并不夠,我一生的成長,都帶著母親的期盼,我無數次的行囊,都滿載著母親的叮嚀,我每次轉身的背后,都是母親濃濃的牽掛。

  “今朝風日好,堂前萱草花。”每當讀到這些關于母親的詩句,我的心里便被濃濃的暖意包圍。后來,看一個作者寫的散文,一張美麗的配圖闖入我的眼簾,正是母親在門前種植的黃花菜!我終于知道了它還有一個雅致的名字,一個讓人思緒紛飛、魂牽夢繞的名字———望鄉。

  轉眼,又是一年。門前的那些花又到了花期,母親依然在守望著,日光輕柔地撫摸過那些小小的花朵背影,然后投向遠方。遙遠的遠方,隔著山,隔著水,有母親!萱草的守望,母親的牽掛,永遠激勵我在生命的余暉里,不懈努力,耕耘不息!


  • 陜西省交通建設集團公司安川分公司  地址:陜西省安康市安康大道  郵編:725000  電話:0915-3337010  傳真:0915-3337011
  • CopyRight ? www.npgptn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陜ICP備17005707號
  •  陜公網安備61090202000009號
  • 北京赛车pk10计划助赢计划